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校长访谈 > 中学校长

原西安高级中学校长安保仁老师访谈录

2018-04-01 16:42:10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他是一名教师、一名校长,他是一位且行且歌的教育思行者。去年,他已度花甲。但是,他退而未休。他好几次婉拒了高薪聘用,在教育学会、职成协会、教育督导、慈善教育和关工委等工作上焚膏继晷,殚精竭虑,奉献余热。这都源自于他坚守信仰,思行不辍,追求教育本真和完整的不了情结。

 坚守信仰,思行不辍 ——原西安高级中学校长安保仁老师访谈录

张清华

他是一名教师、一名校长,他是一位且行且歌的教育思行者。去年,他已度花甲。但是,他退而未休。他好几次婉拒了高薪聘用,在教育学会、职成协会、教育督导、慈善教育和关工委等工作上焚膏继晷,殚精竭虑,奉献余热。这都源自于他坚守信仰,思行不辍,追求教育本真和完整的不了情结。

 

国际教育周刊:三十多年的教育生涯有哪些让您难忘的事?

安保仁: 回首30多年的教育生涯,真是弹指一挥间。在这30多年里,我从一名语文教师做起,到教务主任,到教育教学副校长,直至全面主持学校工作的校长,后来又到市教科所任副所长。现在虽然退休一年多了,许多事依然历历在目,恍若刚刚发生。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,1982年元月开始做语文教师,记得我进校试讲荀子《劝学》后,学校安排我任高三两个班语文课;1988年我以成功试讲施东向的《义理、考据和辞章》调入我省历史最悠久的重点中学。2010年我到市教科所任职,在学术年会上我交流的论文是《坚守我们的教育信仰》。这三个节点,串起了我的整个教育生涯,30多年来,我一直在满腔热诚地劝学,导学,促学,孜孜追求于教育的“义理”,呕心沥血于教育的“考据”,认真撰写立德树人的大“辞章”,坚守教育信仰,追求教育本真和完整。

难以忘怀的事太多太多:为了配合课堂教学,我带学生去工厂参观,利用节假日组织学生春游,暑假指导学生社会调查,增强环保意识;为了加强日常教学管理,我主持制定个人备课集体备课基本规定,强化课堂教学“七化”要求;研究挖掘学校历史传统,提炼概括“三真”校训、学校精神、办学愿景、“双高双强”培养目标,全方位多层面构建精神、制度、物质和活动等校园文化;不断规范教育教学行为,积极开展教育教学研究,努力探索创新,成功创建了省内首个中学“能力风暴机器人实验室”,成功创建了西北首个中学生击剑队,成功举办了全国第二届中学生击剑锦标赛,和台湾爱心机构合作,成功创办了“爱心珍珠班”,既有效帮助特贫特优学生顺利完成学业,又为推进海峡两岸教育交流做了贡献。宵衣旰食,充满激情,脚踏实地,努力作为,学校的发展,学生的成才,至今想起深感欣慰。当然,也有抱憾愧恧的事,那就是一直对家庭对孩子关爱太少,孩子中学六年,竟未参加过孩子的家长会。

国际教育周刊:您追求的“学术至上”的教育文化境界,对中学老师有哪些影响

安保仁:“学术至上”的教育文化观是坚守教育信仰的重要内容,与“立德树人”的本质观、“传道为先”的使命观和“兼善天下”的责任观共同构成了教育工作者应该坚守的教育信仰。首先,它强调遵循教育教学规律,实现教育完整的至高无上的地位,作为教师必须在研究、遵循教育教学规律上下功夫,在教书育人的方式方法技术技能科学艺术上动脑筋。教育是事业,事业需要奉献;教育是科学,科学需要求真;教育是艺术,艺术需要创新。其次,当今的教师和校长要坚守教育理想和信仰,就必须耐得寂寞,耐得清贫,拒绝浮躁,抵制诱惑,不急功近利走捷径,不制造高效求速成,不轻信盲从搞轰动,孜孜以求,不向困难和挫折低头,满怀激情,“守望”学生成长。再次,始终保持清醒头脑,勇于追求教育本真。教无定法,学贵得法,慎谈“模式化”;教育是慢的艺术,摒弃标签式“高效课堂”;坚持学生为本,真正落实学生主体地位,切莫让学生“被自主”;“治大国如烹小鲜”,教书育人更是如此,最好少谈“打造”,因为打造很有折腾之嫌;基础教育重在打好基础,要面向全体学生,促进学生全面发展,莫把少数人的一些特长渲染成学校特色,因为特色是总体的主流的本质的特征体现,试看当今那些自诩或他封的所谓“特色”是真正的特色吗?

国际教育周刊:是什么样的契机,您著述了《中学教育思行集》?

安保仁:顾名思义,所谓“思行”就是思考研究和探索实践,就是知行统一。长期以来,为了做到“知”,我在繁忙的教育、教学、管理工作之余,非常重视教育理论的学习,在这本书的《后记》里,可以看出我系统研读古今中外教育理论的情况。同时,我运用学到的理论知识,研究分析遇到的教育教学现象,探讨教育教学规律,及时把思考研究的收获系统条理化,形成一篇篇文章。我的思考研究文字由短到长,视野由小到大,思考由浅入深,涉及中学教育的诸多方面,有教材研究商榷,有教法探索尝试,有班主任工作经验,有德育工作思考,有中层干部管理,有学校发展构想,有教育改革探讨,有校园文化建设等,特别是可以看出我们改革创新的努力实践。

新世纪伊始,我曾着手整理,拟把已有篇章编撰成书。当时正参加上海华东师大做教育管理专业研究生的学习,感到一些文章尚需进一步拓展深化,就暂时搁置下来。正在此时,我担负起全面主持学校工作重担,事情多,责任大,视野更开阔,新的挑战,新的问题,提供了更大的研究探索空间,正好深化我的思考和实践。直到2011年,我到西安市教育科学研究所任职,敝帚自珍,不揣谫陋,把长期研究积累成果呈现给社会,以在更大范围听取意见的心情更为迫;心想如能给一线教师和校长提供一些参考,哪怕是不成功的借鉴,岂非一大幸事;当然,如能抱砖引玉,使更多的教师和校长把自己的研究实践成果结集呈现,使我省的教育研究蔚然成风,则是幸中之大幸。于是,耗时两月,从百五十余篇中选录近百篇编成此书。

国际教育周刊:您在教育系统从一名老师到副校长、校长,如何看待现在的教育教学管理?

安保仁: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话题,要说得清楚,得费不少口舌,在此只能概略而言。目前的学校教育教学管理改进很大,成效也很显著;但同时问题依然不小,弊端不少。主要是:1、行政管理多,文化管理少。比如:上下班签到打卡、以学生成绩论教师、培训进修走形式。2、形式大于内涵,理念实践脱节;说一套,做一套,诚信缺失;浮于表面,流于形式,华而不实。3、管理与被管理之间缺乏有效沟通,更谈不上理解配合;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4、管理效率低、信度差。

改进管理的建议:1、加强教育文化建设,重视文化熏陶,强化教育信仰:包含学校、家庭、社会三个层面。2、思想引领,强化政策法规教育,提高管理执行力。3、完善制度建设,规范管理行为,提高管理效率,做到公开公平公正。4、坚持科学导向,进行有效评价,实现正向激励。5、运用网络信息技术,实施大数据化分析评价。

国际教育周刊:现在很多学校“挑选学生”,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?

安保仁:“挑选学生”本是可以理解的,正如上战场想拥有好武器,种庄稼要选好种子,做器械要选好木材、好钢材一样。但现在的问题是逐渐演变为恣意挑选学业拔尖学生,从而使优质生源被部分学校垄断。而这些学校往往是那些所谓的名校,或其分校。在教育大环境里,校园校舍和设施设备是资源,校风校训优秀传统是资源,教师队伍管理干部是资源,而学生和学生家长也是资源,而且是更重要的资源。这种垄断优质生源的行为,违背了“有教无类”教育理念,从根子上根本破坏了基础教育的均衡发展。对于此种竞相挑选学生现象,主管部门应发挥积极作用,提高政策执行力,进行有效遏制,彻底改变一校两制现状。作为学校,亦应该端正认识,不能无可奈何,自叹弗如,更不能趁机效仿,推波助澜。

国际教育周刊:关于老师的挑选,师资怎么来配备,另外对师资怎样进行考核,您有哪些好的建议?

安保仁:关于学校教师的挑选,要严格贯彻执行《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教师专业标准》(教育部[2012]1号)的规定。该标准首先明确提出一名合格教师应遵循的四个基本理念:即学生为本、师范为先、能力为重、终身学习。又提出职业标准的三个维度,每个维度下,确定了四至六个不等的领域;每个领域之下又提出三至六项不等的基本要求。教师专业标准是国家对合格教师专业素质的基本要求,是教师开展教育教学活动的基本规范,是教师培养、准入、培训、考核等工作的重要依据。校长应该带领班子成员和全体教师认真学习,全面把握。对新转入职人员以此为标准,严格把关。

关于师资的配备,应按照教育主管部门的明确规定,做到学科齐全、数量足够,学历达标,年龄结构合理,符合部颁标准。

至于对教师的考核评价:要更新传统的教育观、质量观、学生观和评价观,坚持以人为本,按照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要求,贯彻教育部颁发的教师专业标准,建立有利于学生主动、生动、全面而个性发展的教师评价考核体系。特别要摒弃急功近利的,简单表面化做法。

国际教育周刊:在唯分论的大环境下,如何坚持教育理想?

安保仁:前面已经谈到,这就是:认清教育本质,坚守教育信仰,恪尽师表良知,立德树人,传道为先,兼善天下,学术至上。从我做起,勇做中流砥柱,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。

张清华:这两年“国际学校”和“国际教育”在中国盛行,您认为什么样的学校,什么样的教育才能称之为国际化的教育?

安保仁:近年,各地办了不少“国际学校”、“国际班”,但我觉得与真正的国际化教育相距甚远。因为这些学校、这些班,还仅限于引进一些课程,聘请一些教师,穿插一些方法。主要是为一部分学生提供了又一出国途径,把学校或班级办成了出国预科班。这些学校、班级,主要是高收费。无论学业优异与否,如果交不起高昂费用,也是读不成的。

我认为,真正的国际化教育:首先是西方先进教育理念与中国传统优秀教育理念的有机融合。其次是课程设置,中西兼设,有所侧重。再次,教育教学过程中,学生主体地位真正落实,学生热爱学习,学得生动活泼,享受到了学习的快乐。最后,教育教学质量综合评价体系的建立和有效实施。

国际教育周刊在物质、教育日益发达的前提下,您认为我们目前下一代最缺的是什么?

安保仁:我觉得目前青少年主要缺少的是 :1、独立自主精神——学习上自主钻研不够,生活上自理能力较差,生活情趣上常常盲目跟风。2、艰苦奋斗精神——相当数量的学生崇尚享乐主义、拜金主义、机会主义、急功近利。3、理性思维素养——遇到问题容易狭隘自私、片面武断、自以为是,冲动走极端,不会倾听,不善分析,不恳宽容。4、责任担当意识,“天下兴亡,我的责任”,为他人、为社会、为正义而勇敢担当的意识薄弱。5、诚实守信品质和实践创新能力。6、最重要的是缺乏系统地扎实地读书的好习惯,尤其是历史、哲学、文学等社会科学方面的书。当然,孩子有病,家长要吃药,学校要吃药,教师要吃药,教育要吃药。下一代缺少的,难道我们成人就不缺少吗?

  语:不知不觉,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安保仁老师亲切地分享了他的教育经历和感悟,我深受感动的同时,更感到获益匪浅,油然而生敬意。

人生是一趟旅途,我们都会有到达终点的那一天。在这趟旅途中,我们会遇到无数的困惑与挫折,我们会怀疑自己。下一次,当我们内心没底时,不妨想想这个就在我们身边的老师的故事,想想他提炼概括的西安高级中学校训:“崇尚真理,追求真知,勇做真人”,或许,我们会少去了一分彷徨,多出了一分勇气。

 

安保仁简介:

安保仁 陕西长安人。恢复高考首届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,学士学位。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管理专业研究生学历,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曾任西安高级中学教务主任、副校长、校长、西安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。先后当选西安市碑林区第十五届、十六届人大代表、西安市第九届党代表、第十届工会代表。先后被西安市委市政府授予“市级劳动模范”、“突出贡献专家”、“西安市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有影响力的劳动模范”称号;被陕西省委、省政府授予“省级劳动模范”“突出贡献专家”称号。先后被西安市教育局、陕西省教育厅授予“骨干中学校长”称号。撰写、交流、发表关于教育教学和学校管理文章150余篇,主编或参编教育教学书籍20多本,教育专著《中学教育思行集》已由陕西省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